□本报记者李惠敏  当前,我国高校基金会仍处于投资目标和风险承受力不明确的阶段,多数基金会要求“保本”,对风险是“零容忍”态度。其中如何通过金融机构促进高校基金会开展投资活动,引发业内人士热议。近日,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建达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强高校基金会与金融机构的合作非常重要,因为基金会“害怕”风险,而金融机构的专业是控制风险,未来将进一步推动高校基金会开展投资。  为基金会建立“白名单”  “我国资管机构数量较多,但存在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情况,甄别起来有一定难度。”倪建达说,“现在投资中许多管理人靠讲故事引人入胜,一个故事讲完还有下一个,我是做实业出身的,所以并不相信讲故事的资产管理机构。”  在他看来,投资中最重要的不是赚多少钱,而是平滑风险,即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尽可能的提升收益。“不论是机构或个人,其本身永远是管好自身资产的第一责任人,所以,在选择合作伙伴时一定要尽职调查,选择可靠的合作伙伴。”  对于高校基金会而言亦是如此。倪建达指出,从我国高校基金会目前的投资阶段来看,选择靠谱的合作方并建立相关白名单非常重要。“高校基金资产增值是个迫切的命题,尤其需让过度保守的基金会意识到在实际投资中收益与风险并存,并不存在绝对的安全保证。”  倪建达介绍,当前高校基金会主要负责人普遍为学校主要领导,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深入分析目前市场中相关产品情况。如何让高校基金会的投资获得更多的收益?他表示,金融机构应更多地为高校基金会提供专业意见。“市场本身具有一定风险,而金融机构的专业是控制风险,更应该为高校基金会提出专业投资意见,并在此基础上,提供不同风险等级的产品,供高校基金会选择。”  “此外,白名单的构成需要具备的要素亦需由金融专业团队判断。”倪建达表示,无论是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或其他资产管理机构,高校基金会都应选择与相关领域的头部机构合作。  多提供一重风控保障  倪建达强调,对于高校基金会的投资,金融机构应多提供一重风控和保障。“提供给基金会相关投资产品选项的资产管理机构应具备更严格的风控。资管新规实施后再无保本产品,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则应与不可再生或不可复制的资产挂钩。”他说。  而作为金融机构,应当充分认识到慈善财产的特殊性,正确认识风险的同时做好风险管控,格外重视和珍惜受托的慈善财产,把每一分善款都投资好,管理好,运作好,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一方面,金融机构必须在充分分析捐赠基金自身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的基础上,提供合理的资产配置建议,在此过程中,资产管理机构可参与基金会定点或分类的资产配置;另一方面,在不涉及利益输送的情况下,机构亦可交叉担任高校基金会的投资顾问。  此外,倪建达建议,金融专业机构也可多开展相关投资论坛活动,邀请慈善机构参与,更贴近地了解当下的市场。“我国发展的速度很快,慈善基金与投资机构并未形成良性互动,未来希望包括高校基金会在内的基金会能更好地参与市场,达到市场平均回报水平。”  作为国内较早上市的财富管理企业,钜派亦可为高校基金发展贡献一份力量。在促进高校基金会开展投资方面,钜派能够在充分分析高校基金自身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的基础上,提供合理的资产配置建议,并以多元化产品服务赋能高校基金。如一级市场的房地产股权基金、二级市场投资基金、FoF类基金、海外市场投资等。与此同时,在底层资产自身价值和风险的实质判断和把控上,钜派也累积了多年的实操经验。钜派期待并愿意与高校基金携手,形成良性互动关系。

新华网(603888)北京7月10日电高校基金会是我国基金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1994年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成立以来,高校基金会募、投并重,保障了基金会持续发展,为弥补教育经费不足做出了重要贡献。  当前高校基金会数量在全国基金会中占比不足10%,资产规模占比却超25%,同时呈现出投资参与率和收益率双低的特点。如何让慈善资产保值增值是当前困扰高校基金会的难题。  高校基金会捐赠和投资收入占比高投资参与率和收益率低  民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底,全国近7400家基金会拥有资产总规模超过1500亿元。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549家高校基金会,资产规模合计近400亿元。可以看出,高校基金会数量占比行业不足10%,但资产规模占比超25%。  7月8日,“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南开峰会”发布了《中国高校基金会投资报告2019》。报告显示,我国高校基金会发展呈现以下特点:数量增长遭遇瓶颈,增速回落,新增数量下降;资产规模持续增长,增速持平;规模分化,马太效应显著,规模TOP10高校基金会净资产合计比例超50%;地区发展不均衡,江苏省数量居首。  《中国高校基金会投资报告2019》截图  捐赠收入与投资收入一直是高校基金会年收入的两大主要来源。报告显示,高校基金会2017年捐赠收入贡献总收入比例达90.31%,投资收入贡献总收入比例7.82%,捐赠收入、投资收入对总收入的贡献比例均高于全国水平;但投资活动参与率、历年平均投资收益率均低于全国水平,2017年高校基金会投资活动参与率为22.29%,而全国基金会投资活动参与率为31.30%。  《中国高校基金会投资报告2019》截图  从保值增值的效果来看,高校基金会历年的平均投资收益率持续低于全国基金会,自我造血能力有待提高。其中,大型高校基金会投资活动回报可观,平均收益率低主要是由于较多高校基金会未参与投资活动。如果从整体净资产投资收益率角度看,高校基金会略高于全国水平,当中净资产规模水平越高的基金会,投资收益率越高。比如,净资产大于等于20亿元的高校基金会2017年平均投资收益率为4.18%,而1-10亿元区间的仅为1.45%。  分析发现,规模大的高校基金会之所以保值增值收益高,主要得益于资产管理的规模优势效应:一方面投资额高,便于开展有效的分散投资;另一方面,倾向于投向收益率更高的长期战略性投资。  与海外知名高校基金会类似,我国头部规模的高校基金会已经逐步表现出更为成熟的募、投结合的能力。  保障慈善资产安全并不等于保证本金安全  高水平募资能力是基金会发展最重要的力量,但良好的内生性投资能力是基金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如何让慈善资产保值增值,继续发挥更大的作用?  南京大学、南开大学等多家高校基金会的秘书长在会上都表达了同样的困惑,即高校慈善资产保值增值目前仍处于投资目标和风险承受力都不明确的阶段,多数基金会要求“保本”,对风险“零容忍”。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文灵提了四点建议:一要避免长期资金的短期化,避免丧失长期资金优势;二要关注风险政策的合理化,在保证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确定合理的风险政策;三要确保资产配置的明确化,做好战略资产配置和战术资产配置;四要提升资产管理能力的专业化,培养优秀的管理团队,提高基金管理专业化水平。  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秘书长刘文华表示,安全不等于保证本金安全,如果只想本金安全,投资能做的太有限。在投资中,收益与风险并存,没有绝对的安全保证。  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朱海扬也表示,做好资产配置是慈善资产管理的核心,要想获取投资收益,就需要承担相应的投资风险,资产配置是平衡收益与风险的有效手段。  业内人士提到,美国慈善捐赠基金目前已形成“委外投资”与“自主投资”并行的投资模式,然而国内慈善基金会发展“自主投资”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刘文华建议,基金会一定要设立专业的投资部门,有过硬的资产配置委员会,不仅自主投资要过硬,委外投资也要有过硬的人才,要培养一个可以和金融机构对话的人。他同时期望论坛的金融产品研究成员单位能够帮助慈善基金会进行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的筛选,当好专业性和合规性帮手,解决委外投资“白名单”问题。  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建达认为,对于投资来说,保守是最大的风险。他期待基金会的体制机制更完善,建立容错机制,敢于承担风险。他建议高校基金会投资时选好交易对手,跟有品牌的头部企业合作;建议机构多给高校基金会提供资产配置建议和不同风险等级的产品,并承担更多的风险保障。  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同日还发布了《基金会资产管理解决方案》,结合金融机构为国内优秀慈善组织提供服务的成功经验,为基金会在资产管理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包括投资流程制度的建设、投资委员会的搭建、金融产品的筛选和投后跟踪等提供整套解决方案。

中证网讯8月8日,钜派投资集团在上海举行投资项目风控复审会,首次邀请钜派投资的高净值投资人现场参与项目风控决策。

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兼CEO倪建达表示,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作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对实体经济蓬勃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自身在前期高速发展中也积累了较多的问题,行业面临严峻挑战。主要原因看,一方面是一些产品的底层资产不透明、存在资金池现象,投资标的真实性有待验证,甚至是“假标”,风控措施不透明;另一方面是行业进入门槛低,带来道德风险易发。

基于对于上述问题的考虑,倪建达指出,钜派投资也在探索推动资管产品的透明化,提升资产管理透明度。因此,有计划、有步骤地邀请钜派投资的投资人参与到钜派投资集团的产品设计流程中来,让投资者了解钜派投资产品设计的全流程,展现产品设计和风险控制流程,倾听投资人意见。通常会根据相关项目的特点,邀请有项目所处行业经验的投资人参与风控复审会。

有参与风控复审会的高净值投资人介绍,投资中并不是想追求高收益,而是希望在本金相对安全的前提下获取一定的收益,希望资管机构在产品推介中,多加强对风险的提示。对于参与项目风控复审会,也有投资人坦言,对上会的项目所处行业并不是很了解,参与项目风控会,有助于增加对资管机构和项目的了解和认识。

相关文章